刘积仁:软件的魔力(附演讲PPT)

9月19日,中国大连,在2019中国国际数字和软件服务交易会期间的首届全球数字经济大会上,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博士发表了主题演讲。

他演讲的主题为《软件的赋能时代》,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直击现场,看看他都说了什么吧。

当我们谈到软件,过去我们把软件看作是一种技术。而今天,当我们谈到数字经济、尤其是在中国信息基础设施之上承载了更多新商业模式的时候,软件的使命也在发生根本的变化。

在软件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从技术到产品,到解决方案,再到服务,之后软件走向融合。而到今天,软件正在跨越技术本身进行赋能,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

我们看到了软件的变革,软件在赋能的过程中,创造价值的模式也发生了变化。过去,我们做软件,看到的是软件本身的产值;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软件通过融合所创造出的新的、更强大的价值体系。

比如说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他们本身的价值并不是通过销售或者使用一个软件来获得的,而是软件所承载的崭新模式所创造的经济形态,而且越来越没有边界。

我们也看到,在今天中国蓬勃发展的各种各样的数字经济形态里,都有软件的力量。我们谈到智慧城市、智慧医疗,我们发现在今天,软件已经不再是传统的软件,而是软件所承载的崭新的商业模式。

软件正在构造一个崭新的平台,这个平台可能是经济、可能是民生、也有可能是就业……当人们越来越多的行为走上平台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就看到了中国经济未来的魅力,这个魅力就是中国具有全世界质量最高、数字公民最多的互联网平台,而在这个平台上所爆发的新经济,越来越成为每一个城市关注就业、关注新经济发展的崭新的产业平台。

软件正在成为赋能的工具,从技术的形态转变成与商业模式的融合,特别是创造出过去没有的新商业模式。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软件产业是一个具有魔力的产业,未来的数字经济是通过软件作为一种工具、一种驱动力来推动的。

我们说,软件如此之奇妙,但现在还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今天重视软件这个产业,就是重视未来的经济,也是重视未来的创新。

当然软件的背后是人才、是创意、是年轻人。我认为一个城市在强调GDP的时候,最应该强调的是就业人口的结构,一个没有创意产业和新经济的城市一定没有年轻人,反之,一个没有年轻人的城市一定是没有活力的。所以,当我们谈到城市的可持续性发展时,软件、人才、新经济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东软从1991年到今天,已经差不多走过了近三十年的历程。在这个历程中,我们经历了软件变革的所有过程,我们从做产品、做软件、做信息基础设施、做大量垂直解决方案,发展至今又把软件和医疗健康、汽车等等这些行业进行融合、形成生态。

今天,当谈到数字经济、大数据、AI的时候,我们很幸运的是拥有了将近三十年的积累,我们的实践中涉及了在构造数字城市里面最核心的一个部分,就是我们面向B端垂直的解决方案,以及它所承载的这些数据。

今天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候,当互联网走到更深入的下一个阶段时,互联网支持了C端对数字经济、数字应用的需求,而更好的服务来自于B端的变革,企业正在向全面数字化转型。

软件正在创造一种崭新的实体,过去我们提供的可能是产品或技术,今天东软正在用软件创造新的商业实体。

我们用软件构造了互联网医院,有了东软熙康;我们用软件支持医院大数据、人工智能卓越的运行,有了东软望海;我们用软件与制造业进行结合,有了生产大型医疗设备的东软医疗,这些大型设备从CT到核磁共振等等,已经卖到全球110多个国家,覆盖了全国9000多家医疗机构。

医疗健康领域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最大的新经济空间。在这个空间背后,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技术,而是医疗的核心的问题——支付,也就是社会保障。虽然我们有社保和商业保险,但当大众不断要求更高质量的医疗时,我们发现强大的基础医疗比强大的大医院更为重要。从数据上看到,中国的医疗消费百分之七八十是来自于慢性病、老年病和需要经常性花费的病种,比那些突发病种、大病花费的规模更大,而能够承载这种经济规模的便是我们基层的医院。

我们用互联网、人工智能来支持偏远地区获得更卓越的医疗资源,这个过程就是在使基层医疗更强大。当政府不断推动分诊医疗的时候,我们看到没有高质量可信赖的基础医疗,就绝对不会有分诊医疗这个口号的落地。所以我们用我们的软件支持了社会保险经费的管理,我们用我们的技术使得医院更加卓越地运行,我们通过数据使得信息更透明,例如,看一个病应该是多少钱,应该用多长的时间。我们希望用技术把医疗从艺术变成工程,拥有更高的效率和价值。

所以我们构造了若干家公司,在这个系统的背后,是用软件支撑起来的,我们构造了面向未来十年、二十年可持续性发展的一个大健康生态系统。

东软的软件也深度融入了汽车行业。也许你对东软的软件感受不多,但是我们已经融入了全球汽车市场,今天全球Top30的汽车品牌中有85%以上都有东软的软件运行在其中。汽车行业演变成了一个崭新的生态,未来汽车会变得更智慧、更连接、更时尚、更绿色。这样一个新生态的形成过程,事实上就是软件和汽车、制造等行业的融合。

当我们谈到智慧城市的时候,都会说智慧城市需要云的平台、需要大数据的中心,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根本的东西,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智慧城市?我认为智慧城市的定义,应该解决数字经济和数字就业的问题,做智慧城市不是做了一个技术的展览馆,而是做了一个发展数字经济的平台,智慧城市要极大便民,我们叫一站式服务。另外,要优化政府办公的效率,把那些散在的、但却有价值的数据以及没有变现的数据,构造成一个强大的平台,以此来支持城市未来的数字经济发展。

东软要成为城市的数字运营商,我们要与政府一起推动数字就业、数字经济的发展,我们把过去积累的大量垂直的解决方案变成一种连接的工具,变成一个能够推动从B端和服务提供者与需求端联合的一种工具。我们认为优政、惠民、兴业,是我们发展智慧城市的基础。

说到未来的数字经济,我觉得中国是幸运的。中国改革开放不仅有了好的经济基础,同时也建立了强大的信息基础设施,这些都是未来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动力。而这样的基础设施,在每一个城市都存在,每一个城市都需要更加便捷、需要“最后一公里”这样的新经济服务形态,每一个城市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得到发展。

所以我相信,软件产业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赋能的时代,一个创造新经济的时代。而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相信在中国未来的经济变革过程中,软件将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力量!

2019-09-24T16:35:46+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