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软刘积仁:创造软件企业的新价值

“如果我们一直坚守过去的模式,就不会有新的生命力,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东软。东软的生命是不断创造出来的,我们在这个时刻会想着下一时刻要如何延续生命,提前布局,不断为未来做准备,这是东软整体的战略思考。”近日,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表示。

东软集团是中国第一家软件上市企业,公司主营业务发展稳健,同时公司正处于转型阶段。最近几年,东软集团在原有主营业务的基础和平台上,通过软件、技术与垂直行业的深度融合,推动行业的变革,在医疗健康、智慧城市、智能汽车互联等领域构造了东软医疗、东软熙康、东软望海、东软睿驰、融盛财险等一批创新公司。

由于创新型项目的前期投入巨大,在东软集团外独立运营的各家创新类子公司近几年来完成了多次融资。投资人中包括人保、平安、泰康、弘毅、高盛、加拿大养老基金、百度等顶级投资机构,对东软医疗、东软望海、东软熙康等创新公司总投资近80多亿,为这些创业公司在初创期间的资本需求提供了重要支撑,也使东软集团在面对产业变革中获得了新的动力。

近期,东软医疗正在积极推进上市事宜,东软熙康、东软望海也在寻求上市,因此受到了各界的广泛关注。

1991年成立的东软集团已走过28个春秋,见证了中国软件行业的变迁历程。针对东软转型与变革之路,刘积仁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自东软成立以来,软件技术、应用场景,商业生态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今天软件的定义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已经从技术形态向赋能工具转变,如果固守原有的道路,只会面临更大的危机,只有把握时代的脉搏,积极寻求变化,才能拥有好的明天。

在他看来,将这些创新业务公司独立,是将软件向新的业务领域和模式的扩展,是为了保证一个软件企业在新时代的生命力。通过外部融资,也缓解了上市公司在研发投入方面的压力,还能给这些创新公司更大的发展空间,为东软集团创造更大的价值。从上市公司层面来看,未来有望从三方面受益于这些创新子公司的发展,一是保证上市公司的财务稳健,不会因为投资多的创新业务而使核心业务和财务指标受到影响。二是业务协同,通过融合外部的资本,加强在战略业务上的竞争能力,使构造业务持续健康发展的生态。三是整体市值的提升。

“传统的软件模式已经无法适应新的经济时代,只有变革,才能走向一个新的未来,才有未来。我们的核心还是软件,但是今天的软件不是一个单纯的产品,而是承载着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生态和新的价值,这是我们对我们未来的设计。”

用软件创造新模式新价值

格隆汇: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总会面临一个难题,到底是坚持原有的模式还是走创新转型的道路。这几年,东软投资/孵化了东软医疗、东软熙康、东软望海等子公司,由于分别处在转型期和投入期,资金需求和投入巨大,甚至影响了东软集团的财务报表。为什么东软在主营业务进展顺利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冒险的决策?

刘积仁:从东软1991年成立到现在,行业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过去软件是个独立的产品,用来做系统集成,做解决方案。今天我们再谈到软件的时候,软件的定义、应用范围、表达方式跟过去已经完全不一样。

我们现在看到软件正在成为赋能的工具,承载新商业模式的平台,软件的使用方式也在多元化,变成云模式,或与新商业融合的互联网模式。比如说阿里、携程、抖音、今日头条,这些是软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还是媒体公司?软件在演变,在创造商业模式和创造价值的方面,已经跟原来完完全全不一样了。如果放到20年前,或者15年前,人们很难想象到软件能有这样的发展空间,这是因为我们已经面对着一个软件技术完全不同的表达平台。我们始终将“超越技术”作为我们的slogan(口号),就是希望利用软件技术来创造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如果我们一直坚守过去的模式,就不会有新的生命力,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东软。东软的生命是不断创造出来的。我们在这个时刻会想着下一时刻要如何延续生命,提前布局,不断为未来做准备,这是东软整体的战略思考。

传统的软件模式已经无法满足东软持续发展的需要,只有变革,才能走向一个新的未来,才有未来。因为我们担心在软件产业变革中失去活力,在一个软件产业有更大发展机会的变革点被我们习惯的发展模式所困,这就是东软要变革的原因。可能从外部看东软,很多人觉得有点零乱,觉得东软一直在变,从软件产品,到系统集成、解决方案,现在又孵化了这么多公司出来。

其根本原因就是软件这个行业的生命周期十分短暂,是个十分挑战的行业,平均而言每隔七八年就会淘汰一批企业。如果想要活得长久,就不能依靠一种模式,必须要不断地进行迭代,不断地创造新的生命,找到新的活法。

我们的核心还是软件,但是今天的软件不是一个单纯的产品,而是承载着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生态和新的价值,这是我们对未来的设计。我们最担心的就是东软按传统软件行业的商业模式一直走下去,会在一个最有希望的时代被淘汰。

所以,我们着重打造东软集团在智慧城市、医疗健康与社会保障系统、智能汽车互联,企业信息化等核心业务的同时,探索用软件创造新商业模式、新价值的成长路线,投资孵化了东软医疗、东软熙康、东软望海、东软睿驰等多家创新业务公司,让软件企业有不同的商业模式,用创业公司的思维来独立运营这些企业,以快速放大公司的整体价值。

格隆汇:智慧城市、医疗健康、智能汽车互联,还有面向企业的解决方案,是东软集团的四大方向,你们为什么会选择这几个业务方向?

刘积仁:首先是智慧城市,过去二十多年来,我们为数十个行业提供IT解决方案,积累了丰富的数据、客户等资源,具有极大的竞争优势。今天,我们将过去所有的解决方案,变成智慧城市整体解决方案中的应用,通过与合作伙伴、客户等合作,构造智慧城市的平台,参与智慧城市的数字化运营。东软正在从原来的单纯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变成一个数字城市的运营商。今年,我们与百度展开了战略合作,主要就是围绕人工智能技术在智慧城市、医疗健康等领域的应用和落地,这将快速推动双方的业务进展。

第二个方向就是医疗健康。截止到2018年末,东软在医疗IT市场已经连续8年排名第一,区域卫生业务覆盖国家、省、市、县四级平台,服务的医院客户超过2500余家,三级医院近500家,基层医疗机构和诊所30000余家,每年服务全国诊疗人次约4.6亿。我们把医疗健康看成是智慧城市解决方案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众多城市合作开展健康城市建设。我们的社保业务市场份额超过50%,服务全国7亿以上的居民,我们在观察这个领域的变化,为未来保险与医疗的融合寻找数字化的解决方案。

第三,在汽车领域,东软拥有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全液晶虚拟仪表、T-Box、高级辅助驾驶以及电池组等自有产品,成功构建了由分布在中国、德国、日本的三千余名优秀人才组成的汽车电子软件研发团队,为众多国内国际车厂、国际汽车电子厂商提供软件与服务。在全球排名前30汽车厂商中,客户覆盖率超过85%。

还有一块,就是企业互联和平台产品,我们有UniEAP业务基础平台、SaCa云应用平台、RealSight(睿见)大数据高级分析应用平台来帮助企业进行互联网化转型,同时拥有档案管理、人才资本管理、网络安全等软件产品,并面向烟草、制造业等企业提供信息化解决方案。

这些都不是东软新进入的领域,都有着二十多年的实践经验,一直是我们的主要业务方向。今天,我们将在这些业务的基础上把软件和数据转换成服务,特别是进行新的商业模式的创造,融合新一代信息技术,满足客户、社会的未来发展需求,持续创造价值。

格隆汇:公司参与多个创新型项目,这些项目前景广阔,但是前期需要很大的成本投入,对于这些压力,你们是如何看待的?

刘积仁: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将这些新业务独立运行的原因,否则上市公司就会因为这些创造公司的大量资金的投入而承受巨大的财务压力。

我们是幸运的,经过几年的努力,这些公司虽然还在投入期,但融资能力和创新动力已经强大起来了,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可以想象,凭借东软集团的一己之力,很难支撑这些公司所需的资金投入。如今,经过几轮融资,这些公司获得了充足的资金,加大了研发投入,以创造持续成长的动力,开拓出更大的市场价值。而更大的市场价值也就意味着更大的融资能力和投资回报率。

外界只看到我们的财务报表,营收、利润等等,其实我们正在创造更加长远的成长动力和空间。我们在这些创新业务公司折合投入了8-9个亿的成本,而这些公司在外部获得的总投资额已经超过81亿元。其中东软医疗、东软望海等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40多个亿。一旦这些公司完成上市,其市值空间十分值得期待。

上市公司未来有望受益

格隆汇:一方面,公司需要转型升级,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对于盈利也有着较高的要求。如何才能保证在上市公司整体业绩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实现转型?

刘积仁:我们推动这些创新业务公司独立融资,降低对集团的资金压力,同时东软集团也是这些创新业务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未来也将成为价值创造的最大受益者。

在投入期,我们让这些公司独立地发展,通过外部融资,获得充足的资本,并通过内部激励,释放这些公司的创新和创业活力,快速把事业做强做大。通过引进最优秀的投资人,凭借他们对这个事业的判断,证明这些子公司未来拥有更大的空间。这两点,我们都做到了。

格隆汇:东软集团是几个创新业务最大的股东,投资者非常关心的是,作为上市公司层面,将如何从这些创新业务获利?

刘积仁:智慧城市、医疗健康、智能汽车互联,还有企业互联及自有产品,这是东软集团的四大核心业务,目前业务进展和业绩表现健康稳定。

对于这些创新业务公司,首先是利润回报,东软集团是第一大股东,在这些公司拥有30%左右的股权。今后如果这些公司盈利,将对集团的报表产生积极影响。

此外,创新业务公司的市值也将为集团带来丰厚回报。东软医疗、东软望海,东软熙康等公司的估值与我们的投资比较已经翻了10几倍或几十倍,上市后的市值空间更十分可期。

第三个就是通过业务协同实现获益,这些创新业务公司与东软集团的业务能够协同发展,不重复,更不冲突。今后将在医疗健康、智能汽车互联、智慧城市等领域开展合作,构造一个新的业务发展生态,融合更多的资本和市场的动力,这对于各方都是有利的。

格隆汇:你们为什么会采用“创新业务的发展模式”的方式,让这些创业公司独立,是否会影响到上市公司本身?

刘积仁:一个原因是今天的软件可以定义新的商业模式,可以创造不一样的价值,东软不愿意失去这个机会,也不愿意让软件最有价值的时代做一些传统的业务维持我们的生存,我们需要不断把握机遇并创造价值。

第二个原因是,这些业务如果成功会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但在成功之前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本,就是说当这些创业公司处于投入期的时候,上市公司无法长期、持续地给予他们大量的投资,避免为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带来更大的冲击。所以我们利用这样一种模式,确保这些公司获得持续的成长空间和资金,同时也期待它们是公司的价值创造者,业务发展的协同者,使软件的新商业模式可以创造性地实现。

作为第一大股东,这些创业公司的独立不是利益的损失,而是能量的释放,风险的回避,价值的收获,是东软创造生命力的新方式。

上市准备进行中

格隆汇:东软医疗和东软熙康都打算上市,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刘积仁:东软医疗已经在辅导阶段,正在准备资料,并积极推进中,东软熙康也在积极的推进中。

格隆汇:东软控股参与了这些创新业务的投资,那么从未来这个发展趋势来看,您怎么定义东软集团和东软控股之间的关系呢?

刘积仁:首先,东软控股是东软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是东软管理团队持股的投资公司,目前东软控股最大的投资就是投资东软集团的股票,也就是说东软集团的发展和价值对东软控股的利益有重大影响,东软集团的损失也就是东软控股的损失,东软控股不可能通过损害东软集团的利益而单独获得自已的利益。在所有创新业务公司里,东软集团是第一大股东,而不是东软控股。所以东软控股更加关注的是东软集团的持续健康发展。

格隆汇:东软集团2018年利润下降90%左右,然后我在公告中看到一句话说,如果剔除创新业务公司的那些影响,大概同比下降20%多一点,这个是怎么计算出来得?

刘积仁:利润下降的主要部分是由于创新公司的合并报表造成的,根据上市公司会计准则的规定,东软集团持有创新业务公司约30%的股权,其净利润需要按照持股比例与集团并表。而这些公司尚处于转型期或投入期,影响了集团的利润表现。

从公司自身利润同比下降20%,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影响。比如由于研发投入,公司的核心业务也在不断的变革的过程中,我们已经连续几年把公司的研发费用放在了10%左右,并且引入了很多高端人才;再比如我们也增加了市场投入,为了加强产品与知识资产的销售,销售体系增加了300多人。

总的来讲,是为了进行业务的创新和转型的成本加大,企业的战略不会是追求利润的短期最大化,而是长期的价值创造能力。

公司注意到投资者对价值创造与利润表现两方面平衡的要求,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这一目标会通过公司核心业务的发展,创新公司的上市和走向盈利得以实现。

2019-08-12T16:13:1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