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积仁@夏季达沃斯 | 他说了什么?

7月的大连,又一届夏季达沃斯年会刚刚闭幕。作为达沃斯平台上非常活跃的中国企业家之一,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博士在本次会议上有哪些精彩观点呢?

刘积仁博士在发言场次及众多媒体采访中,谈到了领导力4.0、未来全球化的治理与合作、中国蓬勃的数字经济、数字化医疗的变革、中国经济的展望与信心、中国民营企业的挑战,等等。

就让我们透过新华网的访谈报道来听听刘积仁博士就这些话题说了什么吧。

刘积仁:中国的数字经济未来将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丨达沃斯思客会

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通信技术发展背景下的中国生物科技革命备受瞩目。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积仁在接受新华网思客专访时表示,在5G、物联网技术推动下,未来医疗会走向平台化发展,医院也将迎来一轮新的改革。谈及数字经济,他认为中国具备发展数字经济的极大优势,未来将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在国际竞争环境下,企业积极应对挑战,自身也会得到提升从而获得更多机遇。

思客:今年夏季达沃斯的主题是“领导力4.0”,您对这个主题如何看?

刘积仁:未来的全球化什么样,以及怎么样治理新模式下的全球化,我想这是设置该主题的一个目的,就是说它不只是企业的领导力,而是聚集全球的智慧力量,探讨如何驾驭一个新的全球化。

本届达沃斯,我参与了关于未来医疗变革,技术跟医疗的关系的讨论。我认为,医疗是一定会变革的。好的技术可以通过医疗体系创造价值,好的技术必须融入到医疗整体中,包括治理、文化,才能表现出技术的价值。未来医疗领域也需要更多技术支持,信息技术使得医疗领域的个体走向平台化,每个人的信息可以在更多医疗机构之间分享。

今天我们去医院,只能获得片段的信息,今后在5G、物联网技术推动下,我们会获得更多连续性的数据和特别微细的数据,对诊断、个性化医疗和精准医疗都会带来很大好处。而我们过去的医疗,比如医院是处于“分割”状态的,因为它是按科来分的。一个人要得了几个病,看起病来是比较困难的,今后像“整合式”的医疗,一定会在技术和数据的基础上,通过人工智能把对疾病复杂的管理,包括对疾病的理解都变得更加的容易。

思客:作为软件公司创始人,您觉得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空间是怎样的?

刘积仁:我认为中国的数字经济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信息基础设施——我们的互联网,也包括今天越来越普及的物联网,还有一大批特别喜欢在数字空间里活动的网民,网民的数量上我们是世界第一,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7.6小时 。这就为我们在数字空间里创造些经济活动打下良好基础,也催生出了阿里巴巴,京东、携程、美团,还有抖音等新经济形态的产生。它背后又连接了支付、物流等新的生态,我认为这还只是开始,每天都有一些新的事物在产生,每天我们对这个空间也产生新的好奇。如果说过去这些服务,主要是对C端(用户端)的话,下一步越来越走向B端(企业端),比如说未来的云医院,未来城市治理平台,我们跟政府打交道,都可以通过手机来完成。

我们也看到,互联网领域就业的人数也越来越多,这是因为中国新一代年轻人所受到的教育,很多都与互联网和数字经济领域有关,他们需要这样一个领域来帮助他们就业。

制造业需要的人越来越少,包括现在机器人也用机器来造,所以我们看到大型生产线里,没有几个人。那么我们未来的年轻人在哪儿工作?他们的未来选择是什么?我认为,数字经济不仅承载的是一个经济形态,它还承载着民生、承载着就业。

思客:您认为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在国际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刘积仁:我相信中国的数字经济在未来在全球一定处于领先地位,或者说代表先进水平,因为数字经济跟连接的人和物有很大的关系。一个只有几百万人口、甚至一两千万人口的国家,想发展强大的数字经济,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而中国这个方面就具有很大优势。

未来在数字化消费、数字化教育和医疗等方面,像中国、印度这样的人口大国,同时电信基础设施又比较发达的,就具有发展优势。中国在数字化发展过程中,有自己的独特方式:比如我们城乡差距较大,就有了远程医疗;我们的信用体制还不够完善,就有了移动支付的创新。在中国出门几乎不需要现金,这就是一个创举。中国目前在世界就处于先进行列了,在未来会发展得越来越快。

思客:面对当前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一些民营企业会感到有些焦虑,您的感受如何?

刘积仁:我们创业的时候做CT,CT里面有一块芯片(图形处理器),那时候我们受到技术霸头的控制,但我们通过自己的技术解决了这个壁垒,用我们的软件和算法,创造了一个新模式,我们生产了中国的第一代CT医疗设备,这也为我们自己带来一个巨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我认为这些挑战,对我们来讲都是提升能力的一个机会。过去经济发展是靠低成本的劳动力、靠资本,今后要靠创新,靠我们自己的知识和创造推动产业化。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加感到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了,而我们迈过这道坎儿,自己的能力也就提升起来了。

思客:您觉得未来中国经济的底气和信息来自于哪里呢?

刘积仁:首先中国有巨大的市场。改革开放几十年走下来,我们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另外,我们的制造能力、生产效率在全世界也是优秀的,中国制造走向世界会越来越好。同时,中国的内需消费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中国的自信来自于我们有一个被全世界都看好的市场,也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制造能力、产品输出能力,包括资本的输出,使我们在全球的市场上具有强大的竞争能力,即使关税等方面有些变化,我相信今天的中国能够应付这种挑战。

思客:创业与大时代背景紧密相关,您如何看待个人和国家发展之间的关系?

刘积仁:如果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我不会有任何机会。我是中国最早学计算机的那一代人,那时候计算机博士全中国也没几个,我是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的博士。在当时,我们都没有想到我学的这个专业今天变得如此普及,那个时候我认为自己是科学家,到今天软件和计算机已经变成消费类的产品了,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技术。我认为我们是很幸运的,赶上了这个时代,赶上了这个时代的变革,也改变了我们自己。

2019-07-05T11:08:4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