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吃吃喝喝,竟然秒懂微服务

今年的年会别开生面
我们成功的来了一场流水席式的百人宴
在这优雅的环境中,哪能只有吃吃喝喝
当然还有知识的收获!
一顿饕餮盛宴,让我学会了微服务,不信你接着往下看……

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为了确保服务的质量,也是做足了准备。两名“大堂”主管(一主一副),戴着专业的蓝牙耳机在有条不紊的协调着各个服务小组。
这二位经理是微服务中非常关键的“服务注册中心”,通常用 ZooKeeper(简称ZK)实现,一主一副就是 Leader-Follower 集群模式,确保服务高可用。

后厨人员明确分工,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有两组人专职烤全羊,有两组人负责烤串,有一组人负责拌小菜,还有一组人负责酒水和餐具。
他们是微服务中按照业务被拆分的各种“服务提供者”(Provider),每种服务都有一组人在提供,这叫服务的多实例,确保服务高可用。

我们这伙人按照团队很快分成了几堆儿,坐享其成!我们就是微服务中的“外部消费者”(Consumer)。

当美味陆续上桌了,众人开始推杯换盏,很快就盘子“见底儿了”,于是各组都在呼唤服务员添菜撤空盘。这时有一组服务员专门过来应酬大家的要求,确保满足大家的服务要求。他们就是微服务中的“服务网关”,负责将客户端的请求进行统一的协调传递到后厨。

羊排最受大家的喜欢,成为“稀缺资源”,供不应求。服务员上羊排时,先按批上,一批提供给几组人,这个就是微服务中的“服务限流”。
当每组都拿到羊排之后,有几组很快就消灭没了。于是,继续不停呼唤服务员要羊排,这时候服务人员虽然应答了大家的需求,可是羊排补充的速度逐渐下降,开始用肉串替代羊排了,这个就是微服务中的“服务降级”。
再后来羊排没有了,后续再要羊排就直接被告知已上完,这个就是微服务中的“服务熔断”。服务限流、服务降级和服务熔断属于微服务中服务运行时的服务治理(Governance)。

这个场地的服务包含:备料、初加工、菜品制作到按需上菜、撤盘、添菜,这个过程就是 “DevOps”,备料、初加工和菜品制作是 Development;按需上菜、撤盘、添菜是 Operations。Dev 和 Ops 的无缝衔接,确保了这里提供了完美的服务给顾客。

这个场地同时接待很多客人,如何避免有人蹭吃蹭喝呢?我们的员工统一着装,服务员一眼就知道是不是我们的人。这个就是微服务中的“服务鉴权”,服务只提供给有授权的消费者。

落地一个微服务平台要比在这里筹备一场企业年会要复杂的多,随着容器云、云原生、DevOps、微服务技术的落地成熟,产业互联网将得到 IT 技术的有效支撑,微服务真的还远吗?
无论是互联网+电子政务,Open Banking,还是企业开放平台等等,不同组织机构之间服务的打通还是天方夜谭吗?
要问哪家的云原生、微服务平台更好呢?
讲概念的太多了,理论和实际往往天壤之别。听说东软有个 SaCa ACAP 云原生平台在国内已经有多家落地的案例,唯有实践才有真知,踩过坑的平台更放心一些吧。

相关产品

2019-01-22T10:59:39+00:00